证券时报电子报实时通过手机APP、网站免费阅读

财经资讯 2019-02-16 19:41:48 134

  1月超4万亿的天量社融增量,被市场普遍看作是社融拐点到来的标志。去年受影子银行治理、金融强监管等因素影响,社融增速持续下滑,但今年1月社融增速明显回升,显示出金融对实体经济的支持力度在加大。

  央行昨日公布的1月金融和社融统计数据显示,1月新增人民币贷款3.23万亿元,创历史新高;当月社会融资增量更是达到4.64万亿元的天量规模,被市场普遍称作拐点的到来。

  总体看,1月的金融和社融数据全面回暖,反映出宽信用政策持续发力后的效果显现,这既有货币政策传导效果边际改善的作用,也有金融机构对未来流动性宽松预期下的“早投放早收益”。不少分析人士认为,1月金融和社融数据反映出信用宽松周期的开启,宽信用效果逐渐显现,随着政策逐步发挥效果,社融增速在2019年1月迎来拐点,名义GDP增速或将在年中企稳。

  1月新增贷款3.23万亿,创历史纪录。市场最关心的问题,莫过于为何银行会在这一个月内投放了如此多的贷款?季节性因素叠加前期宽信用政策的持续发力,则是主要原因。

  过往经验看,1月新增贷款通常都是一年中规模最高的月份(如2018年1月新增贷款规模达2.9万亿),这是因为受信贷额度和年末盘点结算的影响,前一年挤压的融资需求一般会在来年1月集中释放,银行为了避免优质客户流失,在年初优先对其投放信贷,此外,在早投放早收益的原则下,1月银行冲信贷的动力也较大。

  除了季节性因素外,今年1月的天量信贷投放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去年下半年以来宽货币、宽信用政策的持续发力,银行信贷投放的能力和意愿有所增强。央行货币政策司司长孙国峰就指出,总体看,1月信贷同比多增较多,是因为宏观调控加大了逆周期调节力度,货币政策传导效果边际改善,以及一些季节性因素影响。

  值得注意的是,从贷款结构看,尽管票据融资和短期贷款依旧是新增贷款的主力,被一些分析人士质疑为银行有借此冲贷款规模套利的嫌疑,但不应忽视的是,1月新增贷款中,中长期贷款(尤其是企业中长期贷款)也出现回暖。

  中泰证券固定收益分析师齐晟就表示,1月信贷数据和社融数据双双超出市场预期,从结构上看,表内的企业短期贷款、票据融资和表外的未贴现承兑汇票依然延续了此前显著高于历史季节性的势头,这一方面与宽信用政策下银行冲额度有关,另一方面也与票据利率下降后,企业融资成本较低且存在套利空间,需求增加有关。与此同时,表内企业中长期贷款回暖至与过去两年类似的1.4万亿水平,“委托贷款+信托贷款”的负增长也向零收敛,反映除了冲额度外,银行信用扩张意愿也有所回暖。

  央行调查统计司司长阮健弘表示,1月企业贷款投放速度比去年同期明显加快,企业部门中长期贷款增加1.4万亿元,创去年8月以来的首次同比多增,企业贷款结构在持续优化和改善,其中,工业和制造业贷款增速小幅回升,高技术制造业贷款增速提升明显。

  1月超4万亿的天量社融增量,被市场普遍看作是社融拐点到来的标志。去年受影子银行治理、金融强监管等因素影响,社融增速持续下滑,但今年1月社融增速明显回升,显示出金融对实体经济的支持力度在加大。

  从社融的结构看,支撑当月社融增量大幅回升的主要是对实体经济发放的人民币贷款和企业债券净融资。其中,1月企业债券净融资4990亿元,同比多3768亿元。

  “1月公司类信用债发行规模9500亿元,环比增17.7%,同比增165%,延续去年11月以来比较好的发行态势;中低评级信用债发行和净融资进一步改善,AA级及AA级以下的公司类信用债净融资额93亿元,是近半年来首次的由负转正。”央行金融市场司副司长邹澜称。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1月社融大幅增长的新变化来自于影子银行收缩趋势的放缓。1月委托贷款同比仅少减10亿元,信托贷款更是结束了连续10个月的减少,转为首次增加345亿元。市场普遍预计,表外融资的持续收缩态势扭转,影子银行增速在经历了快速收缩的阶段后,将进入平稳发展期。

  光大证券首席固定收益分析师张旭也认为,在过去的一段时间,宏观调控部门前瞻性地采取了一系列逆周期调节措施,也创新了TMLF、CBS等带有正向激励机制的精准调控工具,引导金融机构加大对实体经济的支持力度。无论是金融市场还是货币政策调控工具都正在发生着变化,贷款、债券、ABS等融资市场已表现出“量升价降”的特征,体现出货币政策的传导效果已经明显改善,预计社融将于2019年一季度企稳。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