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赌《流浪地球》票房高分成难掩北京文化复杂

文化资讯 2019-02-18 11:41:20 112

  随着《流浪地球》官微宣布票房突破30亿,受益爆款电影《流浪地球》票房与口碑双丰收,让以押宝爆款电影著称的北京文化,再度成为市场关注的焦点。

  与国内传统影视业巨头相比,布局文娱产业仅5年的北京文化,市场运作手法颇为激进;通过独特的对制作方电影进行“保底发行”,从而“豪赌”票房高分成并助推公司发展与业绩成长的模式,已经成为上市公司传递给外界的特殊符号。

  从其过去押宝“爆款”热门影片经历观察,其结果可谓毁誉参半;尽管《战狼2》的成功曾令北京文化名利双收;然而,《二代妖精》的投资失败,也曾令北京文化饱尝大幅亏损的苦涩滋味。

  尽管,拥有“险资股东”助力的北京文化,已经有了与行业巨头叫板的底气;不过,“保底发行”的高度不确定与风险性,与当前影视行业面临内外部压力,恰好反映了北京文化这个资本推手未来所要面对的复杂“AB面”境遇。

  提及影视新贵北京文化,电影巨资“保底发行”绝对是个绕不开的话题,作为该模式的的开创者,其发展模式亦给业界留下“激进”印象。

  这个看似赌博似的激进战略,却令入行仅四年的文娱产业强势闯入者名声大噪。从《战狼2》、《二代妖精》再到《流浪地球》;通过“保底发行”“豪赌”票房模式,已成为北京文化驰骋影视行业的特殊“标签”。

  2019年电影春节档刚落下帷幕,2月11日,北京文化便对外发布公告表示,截至2月10日24 时,电影《流浪地球》累计票房收入约为20.11亿元,为公司带来约7300万元-8300万元影片收益;而随着该片票房收入迈向30亿元,其结果着实让北京文化再度名震天下。

  值得一提到是,2017年国庆档期,北京文化正是凭借押宝现象级电影《战狼2》,为上市公司贡献了超过3亿元营收,其创造的56.83亿元票房,不仅刷新了中国电影票房的记录,亦成为业界为之侧目的投资成功案例。

  相关资料显示,早在2016年8月初,《战狼2》仍未最终开拍,北京文化便发布公告,宣布对《战狼2》保底8亿元票房,保底费用为1.4亿元;其另一关联方北京聚合影联也陆续投入1.38亿元,包括6000万元宣发费用和7759.42万元保底费用。

  由于保底票房门槛较高,北京文化及其关联方累计投入金额较大,此保底曾引发业界极大争议。该保底规定作为发行方北京文化需要预先垫付各项成本,需等到票房收入超出保底数字,分账比例才会对己方更有利,一旦未达标北京文化将补齐损失。

  令北京文化感到欣慰的是,保底电影《战狼2》不但使得上市公司名声大噪,亦获得不菲业绩回报。相关统计显示,仅《战狼2》就为北京文化创造超过3亿元营收,及1.6亿元净利润,占北京文化当年净利润的一半以上。

  然而,后续的事实证明,仅靠押注一部高票房电影,并不足以支撑北京文化业绩可持续增长与成功模式的建立,其巨额保底事后被证明存在高度不确定与风险性。

  2017年北京文化相关财报显示,归属上市公司净利润为3.1亿元,较2016年的5.22亿元的净利润下滑超过四成;其业绩下滑主要原因之一,要归于北京文化对《二代妖精》的“票房保底”巨亏。

  彼时,北京文化曾为《二代妖精》按照5亿元保底投入了7473万元保底费用,包括后续累计投入宣发费用达1.25亿元的宣发费用,影片还未上映北京文化就背负2亿元的巨额成本;最终《二代妖精》仅以2.9亿元票房惨淡收场,远未达到事先约定的5亿元保底。受此影响,北京文化仅获得3953万元回收款,其保底亏损超过1.6亿元;此前《战狼2》的收益因《二代妖精》全部赔光,其后的北京文化在电影市场再无斩获。

  显而易见,“票房保底”是柄双刃剑,其依赖“爆款”维持业绩并不靠谱。对此,业内人士对盎司财经表示“北京文化体量较小波动性较大,有一两部电影片票房不佳,会平衡掉很大部分爆款影片的收益;而传统影视大公司,因公司出品影片数量较多,业绩不确定性较低,票房的平均增长有一定保障。”

  在此之前,作为业界大佬的光线传媒总裁王长田就亦曾在公开场合表示,“保底模式不会成为主流,太容易被经济规律影响,绝大多数类似的项目是失败的。”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押注“爆款”从侧面暴露出北京文化并不成熟的影视布局根基。

  尽管“票房保底”给上市公司带来的不确定性,曾让北京文化饱尝业绩大幅下滑的苦涩;然而,由于其背后,拥有险资股东“富德系”的保驾护航,使得北京文化有了与行业巨头“叫板”的底气。

  “富德系”涉足北京文化源于2014年;彼时,北京文化欲通过非公开发行股份募资33.14亿元,收购世纪伙伴、浙江星河、拉萨群像100%股权。最终,富德生命人寿通过认购北京文化1.12亿股,正式进入北京文化,并以15.66%持股比例一度成为公司第一大股东。

  尽管,原大股东华力控股曾通过增持股份后来居上,并重新夺回第一大股东地位;截至2018年三季报,两者对于北京文化的持股差距仅为0.3%。但有确切证据显示,“富德系”已然实际掌控北京文化。

  2019年1月24日,北京文化曾对外公告称,华力控股在北京文化的持股比例为15.74%,其中持有股份的93.82%已遭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冻结;春节前最后一个交易日的1月31日,北京文化再度对外表示称,大股东已有股份被动减持且将继续被动减持。

  盎司财经通过梳理北京文化董事会成员发现,包括董事长宋歌在内,其多人均与富德生命人寿关系密切。

  2013年8月至2016年5月,北京文化董事长宋歌就曾担任深圳厚德前海基金管理公司董事长,其基金正是隶属于富德生命人寿旗下。而北京文化现任副董事长陶蓉亦为富德生命人寿母公司——富德保险控股股份有限公司时任董事长张峻妻子的妹妹。

  除此之外,当前北京文化投资模式的建立,亦与富德生命助力不无关联。无论是保底《战狼2》,还是如今爆火的电影《流浪地球》中,富德生命人寿均涉足其中;在《流浪地球》的出品方中,郭帆文化传媒作为北京文化的关联方被外界熟知,富德生命人寿正是郭帆文化传媒股东玖州建圆投资管理(上海)中心的出资人。

  从某种意义而言,正是“富德系”人马的金融行业背景,塑造出北京文化有别于传统影视公司的经营模式。

  从影视大环境而言,近一两年来内地电影票房增速放缓,特别是在当前影视行业面临内部压力陡增的背景下,北京文化能否顺利突围仍未可知。

  从2019年春节档来看,总体票房与上座率未达预期已是事实。相关数据显示,尽管2019年累计总票房58.4亿元,刷新了2018年春节档57.51亿元的票房记录,但距此前业内人士预期的70亿元相距甚远。此外,与2018年相比,春节各线城市上座率均出现严重下滑。

  另据猫眼统计数据显示,2019年春节档观影12980.9万人次,较去年同比下降超10%;2019年春节档全国平均票价为41.5元,较去年同比上涨超过10%。对此,国信证券认为,出现该问题由于低线城市影院渠道建设趋于饱和,三四线“小镇青年”人口覆盖红利趋减,“票房下沉”逐渐趋于停滞。

  就内部环境而言,影视行业的政策压力亦起到消极影响。去年5月底,崔永元通过微博曝光影视明星阴阳合同,引发了影视圈的大震荡;目前,整个影视行业仍处于被要求自纠自查、限期补税的大环境中,这无疑带给整个行业重击,甚至不少上市影视公司出现“深陷泥潭”的困境,还有一些冲击IPO之路的影视公司不得不戛然止步。

  除此之外,受行业大环境影响,影视公司资本市场估值出现大幅下滑,北京文化亦难逃羁绊。即便北京文化此前有了《战狼2》的加持,亦难逃股价大幅下挫命运,其二级市场股价从2017年最高的22.46元,一路下挫至2018年6月中旬的9.02元,跌幅近六成。

  当前,在整个行业均“身处寒冬”的大背景下,国内大多数影视公司均扎紧篱笆。不过,最新消息显示,一个投资高达30亿的大项目《封神三部曲》系列正在积极运作之中;对此,北京文化已经为其专属打造了高达13亿的”保底发行”方案。

  从国内影视行业整体大趋势来看,尽管整个市场无论如何变化,优质内容总都会有消费者买单;不过,如何保持永远成为“豪赌”幸运儿,分享高票房分成,似乎已构成泾渭分明的“AB面”。当前,“保底发行”的高度不确定与风险性,与影视行业面临内外部压力,无疑仍将继续考验北京文化的发展与进程。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